常覺得憂鬱的人,有一個共通點是……

被憂鬱症所折磨的人,大多沒有體驗過令人滿足的童年。試著回想小時候,父母是否經常對著自己微笑?罹患憂鬱症的人,幼時對父母的回憶,多半不是愉快或滿足的。



我為什麼常覺得憂鬱

從腦生理學的觀點探究憂鬱症,發現憂鬱症的成因是缺乏血清素」(serotonin)這種賀爾蒙。但是什麼原因造成血清素的分泌比別人少呢?

其實血清素的不足不是與生俱來的,而是小時候分泌血清素的腦細胞沒有得到適當的刺激。孩子在肚子餓的時候,會依照父母的表現做出適當的反應,即有可能讓孩子體驗到滿足或不滿足的經驗。

憂鬱是因為血清素分泌不足造成的

幼兒期體驗到滿足經驗若越多,會活化血清素的分泌,嬰兒會更感到幸福與滿足。相對地,滿足經驗越少,壓力賀爾蒙的分泌會變多,製造血清素的細胞就會受到比較少的刺激。長大後若血清素分泌不多的狀態一直持續下去,就會提高得憂鬱症的機率。

讓我們來多理解一下刺激血清素分泌的外部環境。

給予適當的生理/心理刺激時,嬰兒會感受到安定與滿足的感覺。得到媽媽給予的滿足與安定的照顧與肌膚接觸,看到媽媽溫暖的眼神與柔和的微笑,會活化血清素的分泌細胞,並感到幸福。這時若持續提供滿足的經驗,嬰兒會僅僅是看到媽媽的臉,就會自動分泌血清素。

這就是所謂的「巴夫諾夫的實驗」(古典制約論)。俄羅斯生理學家巴夫諾夫在每次鐘響之後給狗食物吃,之後每當鐘響時,狗就會流著口水等待食物出現。後來狗在僅是聽到鐘響但沒有給食物的情形下就流了口水。狗因為鐘響就流口水的這件事實,顯示出反覆的外部刺激,會在腦內形成固定模式。

孩子也是一樣的。從媽媽那裡得到良好刺激的孩子,僅僅想到媽媽就會覺得溫暖,聽到媽媽的聲音就會開心。

相對地,持續體驗負面刺激與反應的孩子,會分泌很多壓力賀爾蒙,變成容易感受壓力的狀態。嬰兒光是想到媽媽就會覺得害怕,聽到媽媽的聲音就會感到不安。

父母只要多微笑就會減少憂鬱

被憂鬱症所折磨的人,大多沒有體驗過令人滿足的童年。

偶爾會有憂鬱症的案主說:「我小時候得到了充分的母愛。」這時我一定會追問,是屬於什麼樣的母愛?大部分的案主會說,所謂的母愛是餵養自己,讓自己受教育,想要的東西都會買給自己等等。然後會說,父母為自己犧牲了很多。

從基本道義的層面來看,不能說他們是沒有愛的父母。但如果是很溫暖的愛,又何必來到研究所呢?還有必要吐露沒有被愛的委屈與痛苦嗎?

最近有很多人因為憂鬱症所苦。在回顧這些人的過去時,我發現了類似的地方。每一個人都說,小時候幾乎沒有父母看著自己微笑的記憶。

若看到媽媽微笑,孩子會因為自己讓媽媽開心而感到自信與滿足。也就是說,覺得自己是有能力讓媽媽開心與微笑的個體。

擁有讓媽媽開心的能力,長大後會運作成為讓世界開心的原動力。這樣的人會為了人類去做具有創造性的事情。

縱使不到為人類造福祉的層次,也能成為一個被這個社會所需要的成員,可讓別人開心,也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。微笑這麼一個單純而微小的行為,會對一個人的人生造成正面的影響。

某位情緒心理學者做了以轉換臉部表情來引導情感的實驗。在實驗中,若要實驗者做出哭的表情,心裡真的會感受到難過的情感,相對地若做出微笑的表情,心裡會覺得輕鬆很多。

某個人看著我們微笑時,我們會很自然地感受到力量,也會有「我現在是走在對的路上」、「我做的事是正確的」的正面感受。相對地,觀察憂鬱的人的內心,會發現他們常常覺得「我是不對的」。無論是感覺自己不對,還是人生的方向不對,這一切都會讓自己陷入憂鬱。

憂鬱並不限於某些狀況或條件才會發生。

一般會覺得富裕跟社會地位高的人,會比貧窮、社會地位較低的人較少感到寂寞。但事實並不是如此。富裕與社會地位高的人常會得憂鬱症,因為他們害怕會守不住辛苦得到的財富與地位,所以相對地也常感受到極大的不安。

若是有很多朋友的話,情況又會如何呢?身邊有很多朋友的人也會感到憂鬱,尤其如果無法和朋友建立能交心的深層關係,則更是如此。

媽媽嚴厲的責罵會變成嚴苛的超我的聲音

因為女兒的建議而造訪研究所的智英小姐約莫五十多歲,她在孩子都長大後得了憂鬱症,自己與家人都被憂鬱症所折磨。智英小姐的三個小孩都考進名門大學,但至今為止她的內心壓抑了各種情感。那些無法控制的情感在同一時間爆發出來後,她就開始深受嚴重的憂鬱症所苦。

智英小姐是單親家庭養育長大的獨生女。媽媽因為擔心自己的女兒會遭到「是沒有爸爸的孩子」這種批評,因此嚴厲地管教她。智英小姐必須片刻不離地待在媽媽身邊看書,或者假裝做功課,根本無法表達自己的情感與想法。

後來,智英小姐跟媽媽選擇的人結婚並生了小孩,但依舊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與享受人生。因為媽媽教導自己要成為好太太,縱使在先生喝酒晚歸時,智英小姐也一次都沒有抱怨,就這樣過了二十年。然後在某一天,一再忍耐壓抑的感覺終於一次爆發出來了。

在智英小姐的無意識中,刻印著一邊看著母親辛苦的臉、自己全心全意讀書的童年記憶,這份記憶與媽媽責備與嘮叨的聲音結合在一起,而被內化了。媽媽嚴厲的責罵轉變成超我的嚴苛聲音,因此長大成人後,這個聲音也不斷地責備並逼迫自己。

依照梅蘭妮.克萊因所言,嚴格又苛刻的超我可以藉由愛被軟化。小時候雖然沒有感受過溫暖,但若能透過朋友或婚姻關係感受到溫暖,嚴格超我就可以被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。

很遺憾的是,智英小姐的先生相當木訥,導致她無法從婚姻關係中得到小時候缺乏的愛,也沒能得到尊重。透過諮商,智英小姐慢慢地可以與自己寂寞又辛苦的童年和解,然後將過去漫長歲月中無法表達的諸多情感傾瀉出來後,內心覺得輕鬆許多。

需要認同憂鬱真正的樣貌

因為有太多人罹患憂鬱症,憂鬱症已經被稱為「現代人的疾病」。覺得需要比別人更能幹的自我強迫,永無止境地與別人比較的無限競爭等現實,讓人們逐漸陷入疲乏。

更大的問題在於,人們感受到憂鬱時,卻不被允許表達這種憂鬱情感的社會氛圍。社會氛圍強制要求我們一定要堅強、要忍耐,讓憂鬱症變成是一件羞恥的事情。

你現在覺得憂鬱嗎?若覺得憂鬱,就不要壓抑那種感覺,認同感到疲倦的自己吧。將感到憂鬱這種話說出口,觀察一下,是什麼樣的內心創傷造成憂鬱的感覺。那麼將會發現,內心深處有一個小孩正寂寞又痛苦地哭泣著,並殷切地伸出手。

※圖片來源:Pixabay

資料來源:《為什麼覺得自己不夠好?:找出內在折磨你的根源,從自責枷鎖中解脫》

廣告

發表迴響